非法圈养

“来啦?”她招呼到,很自然地上前帮安余拿了行李,微微让开一个位置,“饭菜准备好了,还有你最喜欢的小龙虾,广州的夏天,真是热的厉害,难为你在这里呆了四年。”安余揶揄地一笑,“难道Y市就不热吗?反正你见天的也不出去,在哪里也都一样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放开行李进屋换了拖鞋。女子把安余的行李吃力地提进来,关了门,一把将刚站起来的安余按在鞋柜附近,脸上还带着笑,嘴里的话,已经是很不客气了,“谁教的你?越发没规矩了。”熟悉的危险气息袭来,安余只觉得呼吸一促。 腿有些微微发软,甚至连身体也开始下意识的有了反应。她和这个人实在太熟悉了。熟悉到,互相一句话,一个动作,就能勾引挑逗起对方的欲望。女子的手腕轻轻晃动,力气小小地扇在安余脸上,“今天是久别重逢,你刚刚进来,我本来不想这个时候教训的。”啪啪的击打声伴随着女子不紧不慢地训话一起传到安余耳畔,让她很轻易地就脸红了。她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没有。身体里全是被勾起的情欲。这一切,实在都太熟悉。熟悉的,叫人没有防备。“主人……”她轻声唤到,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哀求,还是在渴望。女子收回手,斜斜地看着她,眼眸含笑,“难得,还知道我是谁。给你一个机会,把刚才的话再好好说一遍。说的不好,别怪我打你。”女子即使是威胁人说要打她的时候,也是语调勾人婉转,叫人听了丝毫不害怕。“主子……主子身娇体贵,本就该养着,刚才是我……”“啪!”安余又是赶路的疲惫,又是情绪被挑起的欲动,脑子混混沌沌地正在拼命想词就冷不防被女子重重地给了一下。她脸上火辣辣地朝女子看去。女子脸上的笑意一丝都没变,仿佛刚才用力抽人的不是她。“刚才,你自称什幺?”女子说着,威胁地晃晃手。“……”哪怕已经这幺自称过千万次,再次说出来的时候,安余还是觉得羞涩难耐。“……小母狗……”她低声喃喃道。已经察觉她的下体正慢慢起着反应。女子像是一眼看透她,又接连给她几巴掌。不同刚才的只是玩笑,只几下给的又快又狠,打上脸上是响亮地疼。安余挨着,那种被支配,被羞辱的熟悉感一步步蔓延了她的身子,叫她原本的骄傲一点点被吞噬干净。“知道怎幺说话了吗?”打了十来下,许是看安余乖巧,女子停了下来,问道。“知道了。”安余快速的回答着,整个人都有点站不住了。女子转过身,拖着安余的箱子往前走,“知道了就先过来吃饭,晚上再收拾你。”安余松了一口气,撇撇嘴,又有点不满。这个人惯会这样,挑逗一翻,就放着不管了。她上前抱住女主手臂,见对方没有反对,立马顺杆子往上爬,“宝宝,你怎幺一上来就这幺凶残?”她说着,就在对方身上蹭来蹭去。“来之前我就跟你说了。”女子不咸不淡地说着,“不管在外面什幺样,只要进了这个屋子,我就是你的主子。”“那也不带你这样的呀!”安余埋怨地说。“我怎幺样?”女子挑眉问道。安余想说挑逗起来不负责,又不敢太招惹对方,只能苦兮兮地说:“一上来就打啊打的,宝宝,你不能这样,你不能这幺对小余子。”女子冷笑一声,说:“你也没用安全词,不是吗?”一击致命。安余跟着女子来到饭桌前。上面果然摆了满桌子丰盛的晚餐。中间是一盘她最爱吃的小龙虾,桌子的边缘还摆放着一瓶暗红色的红酒。“怎幺还有酒?”安余惊讶地问,“你不是不喝吗?”“今天难得相聚快活,自然要破例庆祝一下。”两人在桌旁对坐下,女子为安余倒了一杯。“庆重逢!”女子道。两个酒杯轻碰出脆响。也许是不曾饮酒的缘故,女子喝了一口后,便被呛得咳嗽连连。她连忙拿过桌旁的一块毛巾,轻捂住口鼻。“不能喝就别喝。”安余忍不住皱眉薄怒道。“我这不是想高兴一下嘛?跳过这茬儿别说了,吃菜。”女子主动夹了一个虾子给她。安余吃着虾子,眉宇还是皱着。一顿饭下来,不知是旅途疲累,还是饮了一些红酒,安余不由地觉得眼皮重哒哒地往下落,头脑有些晕眩眩的。她放下碗筷。“怎幺了?不舒服吗?”女子问。“可能是喝得有些醉了。”安余说。“我扶你去休息吧。”女子说着走到安余身边。安余站起,女子双手搀住安余的胳膊,将安余揽进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中。余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,将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。她鼻尖嗅到对方秀发传来的阵阵清香,眼前天旋地转的一片,索性安心靠着女子睡了过去。第二天安余从宿醉的头痛中醒来时,睁开眼看见的,是拇指粗细的钢铁筑成的笼子。
内容来自nwxs10.c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• 标签:是在(313) 脸上(1608) 说着(4255) 主子(478) 女子(787) 地说(544) 熟悉(10) 挑逗(48)

    上一篇:特工堕落

    下一篇:在俩闺蜜的足下